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第二书包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激情狂想曲3-第8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声,穿隙而过,精芒颤动,缕缕银光,恍似一张天罗地网罩向在旁观战的女魔头。
    她这一骤然出手,就是辣着,并且剑势不停,招招相连,跟着剑如潮涌,推出一
    片剑浪,卷激冲刺。
    女魔头不料叶婉霓突然偷袭,仓促间也难以应付,慌忙避开剑芒,目中凶光
    一闪,一声厉叱,身形已掠至叶婉霓身侧,左掌五指如钩,疾扣对方执剑右腕,
    右掌骄指如戟,闪电点向对方左肋下章门穴。
    招式未到,凌厉指风已近体,叶婉霓微感一凛,身形向旁疾侧,避过左边一
    指,一振腕,剑尖幻起千百寒星,反削对方左腕,迫得对方撤招,招式未老,玉
    腕一挫,原招不变,千百寒星直刺对方咽喉。
    “来得好!”女魔头冷哼一声,一仰身一式铁板桥,双足微蹬,身形倒飞后
    退,足一站实,身形一闪,已飘到叶婉霓身后,两掌手指遥点,缕缕凌厉指风,
    专拣叶婉霓周身软、麻、昏穴下手。
    一招甫出,倏觉眼前一花,已失女魔头所在,正微愕间,猛觉两缕强劲指风
    自身后袭到。叶婉霓心中一震,她一身武学,本就低过女魔头,加以心身疲乏,
    勉强对拆几招后,已是手忙脚乱险象环生,一身香汗涔涔而下,衣衫为之尽湿。
    就在女魔头自以为手到擒来的时候,募地只听一阵长笑,众人抬头,只见一
    个彪悍中年汉子从大院围墙处飘然而下。那人尚在空中,双掌已连连向女魔头劈
    去。女魔头只觉一股气劲疾冲而来,知有劲敌,不敢大意,闪身躲过。
    叶婉霓趁这机会,已闪到来人身边,脸上娇靥如花,惊喜说道:“张大哥,
    你怎么来啦?……”张啸天没有化装,她骤见之下,心中激动,情不自禁脱口而
    叫“张大哥”。
    “霓妹,我一直放心不下你……还好来得及时……你没受伤吧?……”两人
    甫一见面,便情意绵绵,仿如多日未见之情侣,将场中众人视若无物。
    “嘿嘿,好一对生死鸳鸯!……钟门主,尊夫人可给你戴绿帽子啦……”围
    观人群中缓缓步出一个瘦高个,阴恻恻冷笑道。叶婉霓定神细看,正是从天目山
    魔窟逃离的蔡总管。
    “你血口喷人……我和张盟主……清清白白的……”叶婉霓见蔡总管当面羞
    辱,一张俏脸涨得通红,正要反驳,突然想起自己在谷中确是与张啸天日夜欢好,
    做出对不起丈夫的事来,这一反驳便变声变调,任谁听了,都猜得出她和张啸天
    有着一种特别的暧昧关系。
    “贱人!你竟然背着我和别人苟且……我……我要杀了你!……”原本躲在
    黑暗角落的钟剑南突然神情激愤,怒骂起来。
    “钟门主怎么和‘天魔教’的人混在一起了?你几时加入他们了?……”张
    啸天听到钟剑南的骂声,讶道,“没想到你堂堂一个正道人士,竟然自甘堕落!
    霓妹,我们走吧,不要理这帮贼人。……“张啸天挽起叶婉霓的玉臂,看也不看
    在场众人,便准备离开。
    叶婉霓望了望钟剑南,口唇微动,似有话要说,却见他对自己一眼也不看,
    不由叹了口气,心中无比伤痛:“没想到剑南这般无情无义!……”黑夜仓促间,
    她一时竟没有留意到钟剑南口虽怒骂,人却没挺身而出这个破绽。
    “想走么?张盟主将我们‘天魔教’忒也看小了……”女魔头在旁“嘿嘿”
    一笑,突然欺向张啸天,如鬼魅般闪到他身旁,骈指点向他的“章门穴”。“章
    门穴”是人的死穴之一,若被点中,非死不可。
    张啸天大骇,急忙向旁边一纵,和叶婉霓便分开了。女魔头见有机可乘,身
    子一飘,迅如流星伸手抓住叶婉霓的胳膊,轻轻一拂,点了她的下腹“关元穴”。
    叶婉霓躲闪不及,被轻轻一戳,浑身立时绵软无力,动弹不得。
    张啸天骇无人色。没想到女魔头击他的那一招,不过是声东击西而已。女魔
    头抓住了叶婉霓,将她抄在怀中,向后急退了几步,“格格”娇笑道:“张盟主,
    怎么样,你的心头肉还是在我手中……要不要英雄救美呀……嘻嘻……”
    张啸天心急如焚,先机一失,一时六神无主,额头渗出了汗珠。女魔头见他
    神态,娇笑道:“张盟主,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奴家欣赏你……要救她不难,
    用剑斩去你的一只手臂,我这就放她……否则,你只有看着这些男人销魂了,他
    们可都是色中饿鬼……这么娇滴滴的美娇娘我见犹怜……”
    张啸天关怀则乱,声嘶力竭大骂道:“你敢碰她一下,我就将你碎尸万段!”
    女魔头见张啸天发狠,“嘿嘿”冷笑一声,稍一加力拿捏,只听骨头一阵
    “格格”作响,叶婉霓立即痛哼出声,脸白如纸。张啸天一见,一抖嗦,心如铁
    芒刺了一般难受。
    女魔头见状,笑道:“想好了没有?不然我动手了。”
    张啸天似是把心一横,道:“你放了她吧,我断了一臂就是。”
    叶婉霓惊恐欲绝地叫道:“你别信她的,万不可断臂!”
    张啸天“哈哈”一笑,深情对叶婉霓说道:“霓妹,只要你没事,断去一臂
    又何妨!为了你,别说一只手臂,就是两只,我也照断无误!”
    在场众人一听,似乎尽皆感动,叶婉霓忍不住轻轻啜泣起来。女魔头更是啧
    啧称赞道:“张盟主,没想到你平生英雄了得,还是一个多情种子,奴家服了你
    ……钟门主,你对尊夫人可有张盟主这般深情?……”
    “我恨不得杀了这对狗男女!……”钟剑南躲在黑暗角落狠狠说道。
    “你把霓妹身上的宝剑给我,我断一臂给你!”张啸天对女魔头凛然说道。
    “好!我信你这多情种子!”女魔头似乎想也没想,抽出叶婉霓身上的宝剑,
    一把抛给了张啸天。
    张啸天刚一接剑,一声厉啸,拼尽全部气力,长剑一振,向女魔头飞身扎去。
    女魔头陡然一惊,没想到张啸天猝起发难,正在她错神的节骨眼上,只见寒光一
    闪,长剑已到了她胸前。
    这一招来势极快,致使女魔头躲已不及。她若还抓住叶婉霓不放,恐将会被
    当场穿胸而过。来不及细想,她一声清叱,蹿升一丈多高,身子在空中一斜,飞
    射出两丈开外。
    张啸天趁她躲开,一把拉住叶婉霓。叶婉霓因穴道未解,一个踉跄栽到他怀
    中。张啸天一把圈住了她的纤腰,趁众人错愕之机,一纵身便跃上了护墙。
    “哪里逃!”蔡总管在旁怒叱一声,扬手向张啸天打出一把紫芒。张啸天见
    紫针飞射而来,闪着黑色的光,知是毒针,心中微凛,身形一滞,站在墙上,一
    手抱着叶婉霓,一手运功连挥,一片凌厉狂飚立将数十点紫芒击落。
    但这一滞之间,仍有几点紫芒向叶婉霓飞去,叶婉霓在张啸天怀中,身不能
    动,但却看得仔细,见紫芒飞来,以为自己会被射中。在这紧急关头,却见张啸
    天一旋身,用身体替她挡住了射来的毒针,他闷哼一声,身形一晃,跃下墙来,
    抱着叶婉霓,足不停歇,急急飞奔,立时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见张啸天替叶婉霓挡了毒针,「快活山庄」众人面面相觑。隔了一会,只听
    那名「总教主」女魔头粗声说道:「蔡总管,你和关长老按教主交代追下去,我
    和辛帮主就不去了,不要让那妞看出破绽,坏了教主的好事……嘿嘿,这叶婉霓
    不愧天下第一销魂尤物,怪不得教主为她神魂颠倒,便是我辈见了,也不克自持
    ……」没有刻意掩饰,这个女魔头恢复了男儿本色,正是「天魔教」护法,在江
    湖中臭名远扬的阴阳书生杨欣,一个善于男扮女装坏人贞节的淫魔。
    「杨护法,我们这场戏演得好吧?……皓天,你和蔡总管带人追下去,记住
    要配合好教主……」站在杨欣身边的「钟剑南」掀开人皮面具,却是善于模仿别
    人的「快活帮」帮主辛不害。
    随后,「天魔教」贼人在蔡总管和关皓天的带领下,顺着张啸天留下的痕迹
    一路吆喝着,紧紧追赶起他们两人来。
    双方一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听着身后传来的阵阵吆喝声,在夜色掩护下张
    啸天不敢懈怠,急赶了一段路程后,伤势似乎开始发作,脚步渐渐缓了下来。
    他将叶婉霓紧搂在怀,喘了口气,对她柔声说道:「霓妹,我已身中毒针了
    体力不支,得先找个隐秘的地方暂避,待我稍事歇息,再替你解开被封住的穴道
    我们才能避开这帮恶人。」
    叶婉霓脉脉凝视了张啸天一眼,这个男人一路相随,舍身救她,替她挡了毒
    针,足见痴情,让她非常感动,点头道:「但凭张大哥……」一语未了,只听不
    远处已传来敌人逼近的声响。
    张啸天仔细观察了身边的地形,在他的脚下,是一个狭窄的沟窟,覆满茂草
    除此之外,近处别无更佳地方可躲。他想起在大鄣山亵玩叶婉霓的情景,下面又
    开始跃跃欲试。敌人的声音已经越来越近,他急忙道:「我有个主意,但却怕你
    误会,因此不敢说。」
    叶婉霓驯服如羔羊似地蜷缩在他胸前,低声道:「你说吧。」
    「我已受伤,需歇口气。这个沟窟杂草繁茂,我想和你躲在这里,但因地方
    太小,那样子不免……」张啸天指了指脚下的一个沟窟,低声对叶婉霓说道。这
    个沟窟若不刻意留心,根本很难发现。
    叶婉霓心里明白,张啸天之所以没再说下去,一是怕委屈自己,二是这个沟
    窟看起来极窄,若是躲在里面,两人势必要肉体相贴。
    她羞红着脸,心中想道:「我早已与他有了肉体之欢,还害什么羞……」于
    是顺从说道:「你的主意很好我就和你躲在这里……」
    话犹未毕,忽听百余丈外传来一声尖锐清劲的啸声,听入耳中,甚是刺耳足
    见那个发出啸声的人,内力之强,不比等闲。
    张啸天知道这是党羽在与他通声气,悄悄对叶婉霓说道:「追兵来了。」说
    罢,已紧搂着她纵了下去,这个沟窟宽高均约丈许,里面空隙极小,躺了下去叶
    婉霓倒有一半娇躯压伏在张啸天身上,两人肉体相触,肌肤相接,鼻息相闻,如
    通电流,都为之颤栗起来。张啸天把杂草拨到头上,密密掩住两人,不露半点破
    绽,把一切都做得天衣无缝。
    一切掩饰工作刚做好,便听到脚步声走了近来。「奇怪,刚才明明看到两人
    尚在前面,怎么突然间就不见了?」开口的是「快活帮」长老关皓天,他看到脚
    印在附近消失,估计两人躲藏起来,故意问道。
    张啸天和叶婉霓躲在沟窟中,知道追兵就在上头,两人大气不敢出,听到的
    是彼此心跳之声。置身在这样的环境,既紧张又刺激,既香艳又惊险,令人心中
    充满了奇异的兴奋快感。
    隔了一会,又听到关皓天说道:「蔡总管,那张啸天中了你的毒针,算来应
    该逃不远,莫非他已练成百毒不侵的功力?」
    「嘿嘿,关长老,我打的那些暗器,其实不算什么毒针,而是淬过媚药的子
    夜蚀骨针。中了这种针,初时人较疲累,到了子夜,就会欲火焚身,若不及时交
    合,第一天会口鼻流血,第二天手脚会麻痹,到了第三天,还没有交合,则会七
    孔流血而死……」蔡总管沉声说道。
    「蔡总管,张啸天中了‘子夜蚀骨针’,岂不是便宜这厮了?」关皓天有些羡慕
    说道。
    「那可未必!中了我的子夜蚀骨针,若是不懂解救之道,即便交合了也是白
    干。」蔡总管嘿嘿一声说道,「刚才张啸天出手偷袭总教主,仓促之间,我身上
    只有这种暗器,若不是他逞什么英雄救美,还没那么容易伤到他呢。」
    「子夜蚀骨针这般神奇么?我可不信!蔡总管,你不是骗我吧?」关皓天讶
    道。
    「关老弟,我骗你作甚?子夜蚀骨针是我用淫羊藿、起阳草、春蛇鞭等几种
    媚药浸制而成,药性甚烈,解救的唯一办法就是不断交合,既用嘴,走后门,又
    干屄穴,三天之内须多次交欢,出尽媚毒,方能得救。张啸天虽救了叶婉霓,但
    他们不懂交合之法,还是一样要死!」蔡总管得意说道。
    「那我们继续搜寻,目下离子夜还有二个多时辰,说不定他们现在正在风流
    快活解毒呢……嘿嘿,趁他们欲仙欲死,正可将其手到擒来……我们走吧。」关
    皓天说道。随后,便听到他们逐渐远去的声音。
    听了这席话,叶婉霓心中又惊又羞,暗忖道:「原来张大哥中的是这种媚毒
    世间竟有这么歹毒的暗器?……听他们口气又不似假的……可是解毒办法却如此
    羞人我该怎么办?……」她心上七上八下,口唇微动,便想跟张啸天说话。
    透过昏暗的光线,张啸天见她似要开口,暗吃一惊,赶紧把她抱个结实,又
    腾出一只手掌,掩住她的嘴巴。这时,恰恰听到蔡总管在上头不远处说道:「看
    来他们真的逃了,天好像快要下雨,我们暂且回去,明天再继续搜寻。」
    听到蔡总管的话声,叶婉霓暗吃一惊,原来敌人狡猾,竟然假装离开,实则
    躲在附近,若是自己刚才开口说话,便入了他们的圈套,还好张啸天江湖经验比
    较丰富,及时察觉。
    强敌一去,紧张随之消逝。这个时候,沟窟中的两人却情欲滋生。叶婉霓被
    张啸天紧搂怀中,只觉他全身火热,烫得自己心里直发慌,连呼吸都被激得急促
    起来。她玉颊飞霞,眼波欲流,但觉全身都酥酥软软,再也没有半点气力。
    佳人在怀,幽香袭人,张啸天被两团温软的乳肉紧紧压在下面,陡然觉得全
    身发热,血气翻腾上涌。此刻他已被叶婉霓那丰软香滑胴体,刺激起炙人的春情
    占有欲望迅猛蹿升,肉屌在下面忍不住勃然而起,恰恰顶在叶婉霓的「穴道」间
    令她浑身一阵筛颤,「嗯嗯」娇喘出声。
    「霓妹,你何处穴道受制?且让我为你解穴……」如果没有解穴,等下干起
    来叶婉霓不能配合,会少却许多妙处,张啸天假装问道。他无意间伸了一下手一
    不小心触碰到她高耸的双峰,立即使两人血液沸腾,经脉贲张,情绪激动不已。
    「那女魔头点了我的关元穴……」叶婉霓蚊声说道。关元穴位于脐中下三寸
    她知道要解穴,自己的下腹部势必要被张啸天尽情抚揉,不胜娇羞。
    「真下流!」张啸天狠声斥道。他左手搂着叶婉霓坐了起来,右手在她胸襟
    上一条衣绦轻轻一拉,衣袍立刻分从两边敞开,露出里面的红色亵衣。她鲜红的
    亵衣下雪白的肌肤、颤动的酥胸,是多么撩人遐思。
    「霓妹,得罪了。」张啸天颤抖着双手,试图探到叶婉霓的下腹,黑暗中似
    乎目不及物,一下子又摸到她的阴阜间,逗引得叶婉霓一阵轻颤。他歉然一笑道
    :「对不起,这里太暗了,我真笨。」他挪了挪屁股,似要避开,但下体那凸起
    之物突然刚好正正抵着叶婉霓两腿间那隆起的山丘,顿时令她心跳如鼓,全身酥
    软。
    红晕布满了她的娇靥,她浑身火烫,任凭张啸天那颤抖的手解脱她的亵衣。
    一番摸索,他的手掌终于贴上她滑如凝脂的小腹,在她的肚脐下方缓缓而又
    轻柔地不断游移按摩。随着揉抚,叶婉霓只感到小腹下阵阵热气不断升腾,心跳
    得要疯狂的冲动感,令她如同雪狮子向火……化了!全身像要化成一滩水。她浑
    身剧颤,双臂忍不住有如蔓藤缠上张啸天的脖子,一股醉人的芬芳自她嘴里呼出
    直扑入鼻来。「张大哥,我好热……」她口中呢喃着,荡漾着动人心魄的诱惑。
    张啸天被那声轻嗲逗得神魂飞散,他不由自主两眼死盯着她那鲜红的亵衣和
    不断颤动的酥胸。这个女人除了生就媚骨之外,胴体如油,芬芳如兰,说话时香
    气四溢,真是天生尤物。张啸天心潮激动,再也忍耐不住,真气度入,运劲一冲
    解了她被封的穴道,同时双臂一紧,将她紧搂在怀,灼热的嘴唇落在她那微颤的
    朱唇上,狂吻起来。
    柔软而温馨的感觉自唇上传来,张啸天觉得自己正如擎着生命的酒杯,啜饮
    着芬芳甜蜜的美酒。那丰盛的醇酒,使得他醉倒了,像是生了双翼,羽化登仙,
    飘飘然直上九霄云外。
    渐渐地,他的双臂愈搂愈紧,好像要把她躯体里的生命之汁压榨出来,把她
    吞噬下去,尽管已经干了她很多次,在她诱人的胴体前,他依然无法自控……
    男人特有的身体气味与粗犷、热情奔放的气息,令她昏眩,芳心扭紧,全身
    颤抖,软得如棉花一样的无力。檀口被张啸天有力地吸吮着,顿时使叶婉霓忘记
    了一切,飘飘然,承受着、领略着熟悉而又奇妙的感觉。这个男人就像一团火,
    只要被他强健的臂膀一搂,自己就会无端燃烧,渴盼着他的压挤。
    「嗯嗯!」叶婉霓发出了陶醉的鼻音,低声呻吟道,「不……不要……不能
    ……的呀……」她内心不断挣扎着,提醒自己不能再次失身辱节,但心中强烈的
    冲动却使娇柔的肉体不受控制,像一条蛇似的在张啸天的怀里扭动,方便他的多
    角度揉抚,两条柔若无骨的玉臂紧缠在张啸天的颈项上,温软的手掌激烈地抚摸
    着他强健的背脊,滚热的凹缝顺着那条硬棒无意识地上下蹭擦起来……
    这种有意无意的挑逗,催迫得张啸天的热血加速沸腾,他的胸膛被丰隆的双
    乳紧贴着,使得他整个身体都如同打了气一样勃发了。他发狂似的夹着她站了起
    来,猛地扯下她的亵裤,大手往里一摸,那里的花丛已经流淌着粘稠的蜜汁……
    张啸天只觉下身涨得生疼,有一股激流在涌动,恨不得直捣黄龙,一泄而快。
    他迅即将自己的衣裤向下一拉,扛起叶婉霓一条玉腿,扶着粗大的肉屌,准
    确地抵在了淫水泛滥的阴屄口,狰狞的大龟头昂扬逼近,如箭在弦,蓄势待发。
    叶婉霓只感到一根滚烫的巨物,正贴近蜜穴不断揉挤,下身被顶,嫩肉相擦
    快感连连,她芳心一紧,灵明闪过,心道:「难道真的要在这里?……」
    突然,一个霹雳,一道闪电划破长空,把四周照得仿如白昼。叶婉霓不由打
    了一个寒颤,她睁开双眸,透过草间余光,映入眼帘的是张啸天一张被欲火焚烧
    得有些扭曲的脸,露着贪馋得意的淫笑。她一激灵,这个贪馋好色的嘴脸似曾相
    识,自己在哪里见过呢?募地,大鄣山差点失身鲁大的一幕幕在脑子里闪现,她
    猛似冷水浇头,欲念顿消,人也及时清醒过来。
    「张大哥,我们不要在这里好不好?这个地方湿湿的,待久了会生病……」
    叶婉霓用玉手急将张啸天推开,颤声说道,「好像要下雨了,我们到别处去
    ……」
    话音未落,几点雨滴从草间落了下来,滴在二人身上。叶婉霓只觉寒意上身
    忍不住连打几个喷嚏。
    紧要关头,被叶婉霓一推,张啸天不得一逞淫欲,极是扫兴。「莫非她发觉
    了什么?还是……」心念间,张啸天听出叶婉霓声音有些异样,便关切问道:
    「霓妹,你觉得怎样?可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叶婉霓见问,这才颤声道:「我觉得浑身发冷,骨节隐隐有些疼痛……」
    张啸天一听,不由焦急说道:「哎呀,那一定是躲得太久,受凉了!」在沟
    窟中,她被张啸天剥得几近全裸,兼之近来又心身俱疲,抵抗力下降,致使寒气
    入侵,不知不觉中病了。
    叶婉霓一听,浑身抖得更厉害了,病来如山倒,她颤声道:「我只觉得浑身
    寒冷,头脑也昏沉沉的……」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反正有的是亵玩的时间,不急在一时。张啸天立即焦急
    说道:「现在必须找一个地方,好好休息,躲躲雨……」他着衣后迅快帮叶婉霓
    穿上衣衫,两人随即相携跃出沟窟。
    这时,又是一道闪电,雷声隆隆,雨点开始陆续飘下。趁这闪过的片刻光亮
    张啸天抬头张望,见到前方不远山崖高处,隐约似有一个山洞。他指指山洞,对
    叶婉霓说道:「霓妹,我的体力已经恢复,我们到那边躲躲,马上就下大雨了你
    现在觉得怎样?让我抱你赶一程吧?」
    叶婉霓一听「要抱着她赶一程」,有些害羞,不由急忙道:「我不用你抱我
    还可以走……」她挣扎着试图运起轻功跟随在张啸天身后,但脚下虚浮,一个
    踉跄,几乎跌倒。张啸天在旁见状,不由分说,将她的娇躯托抱起来,展开身法
    直向山洞奔去。
    被张啸天抱在怀中,叶婉霓稍作挣扎就放弃了,现在她不但四肢乏力,浑身
    疼痛,而且头脑也昏胀得厉害,看来病情已经有所加重了。她蜷缩在张啸天温暖
    而壮硕的胸膛中,这个男人真是体贴,一股暖流从心中流过,在这一刹那,丈夫
    的身影已渐渐淡去,她突然感到张啸天对她是多么重要。
    张啸天怀抱佳人,急急飞驰,距离山洞尚余百余丈远,大雨「哗」的一声倾
    下来,拍打在两人身上,隐隐有些生疼,寒意更甚了。张啸天立即尽展轻功,几
    个飞腾纵跃已到了山洞前。这时,两人身上的衣裳已尽被雨水淋湿,叶婉霓蜷缩
    在张啸天怀中,衣衫贴肉,似有若无,玲珑曲线,凹凸有致,劲爆惹火的身段一
    览无遗,隐隐约约间,充满着致命的肉体诱惑。
    张啸天抱着叶婉霓一弯身钻进漆黑的洞中,掏出火折子点燃一看,这是一个
    不甚宽敞,却颇为深邃的山洞。地上凌乱铺着些干草,角落还堆放着许多枯枝柴
    木,地上有大半截残烛,显然以前曾有人在此住过。
    张啸天轻轻地将叶婉霓放卧在草上,点着那根残烛,燃起了柴火,洞内立即
    温暖如春。他欣慰说道:「还好,只有在这个洞里睡一晚了!」
    叶婉霓一听「睡」,顿时感到脸红心跳,心中莫来由有了些许害怕。这时洞
    外大雨倾盆,哗哗有声,四野一片漆黑,算来应该是子夜时分了。
    「霓妹,让我帮你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吧?……」张啸天关切问道。
    叶婉霓一听「脱衣服」,不由花容失色,虽然自己与张啸天已有了多次的肉
    体之欢,但要当着他的面脱衣,毕竟有些羞怕,急道:「不,我不脱!」
    张啸天立即正色警告道:「你不脱下湿衣,浑身就会不停地发烫发烧,时间
    久了,会伤害你的身体……」
    他不由分说,动手如飞,迅快地将叶婉霓的衣服脱个精光。不一会,佳人胴
    体全露,玉肌冰洁,白如雪,嫩如藕,胸前一对高耸肉球,怒凸颤动,光滑的小
    腹之下,妙处圆凸如丘,细草茸茸,鸿沟隐现,玉露点点……
    叶婉霓卧在干草中,浑身绵软,俏脸微红,星睇半展,欲语还羞……渐渐她
    觉得头痛欲裂,晕眩欲呕,终于无法支持,沉沉昏睡过去。
    张啸天淫目中闪烁着狂炽的火花,一双眼睛,死死盯住叶婉霓那曲线浮凸完
    美无暇,正自微微颤动的双乳,目光熠熠,一瞬不瞬,脸颊肌肉痉挛,汗珠直冒
    心神之激荡,流露无遗。
    要知叶婉霓美艳若仙,非但是面宠美,身段也是火辣至极,那一身莹白如玉
    的肌肤,找不出丝毫瑕疵,纤细的柳腰,圆浑而丰耸的乳房,全身上下无一处不
    美,无一处不充满致命的诱惑,张啸天尽管与她已欢好多次,但多日未肏,一见
    之下,也不禁心神震荡,不克自持。
    此际,他正天人交战,承受着从未经历之苦,他本是贪淫好色之辈,平素快
    意江湖,被他奸污过的女子,犹如过江之鲫,屈指难数。正因平生御女无数,他
    越发感到叶婉霓是天生尤物,举世无双。为彻底征服她,他狠了狠心,决定强忍
    欲火,不在她病时肆淫,以逞一夜之欢。
    「剑南,你为什么要抛弃我……别离开我……好冷……」叶婉霓昏沉沉说着
    梦话,她蜷成一团,以避寒气。这段日子的经历对她的刺激太大了,即使在梦中
    她仍然不能释怀丈夫对自己的伤害。
    「她对丈夫仍然不能忘情!……看来还要继续花点心思……」张啸天脸上阴
    晴不定,思索了好一会后,他火热的眼光凝注在叶婉霓赤条条的玉体上,毫不犹
    豫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卧在她的身侧,双臂猛地一圈,将她的娇躯紧紧抱住欲
    以自己的体温来温暖她的身子。
    叶婉霓裸体甫接触到张啸天温暖的身子,陡地一颤,两条玉臂猛然将他紧紧
    抱住,整个光滑的胴体完全偎依在他的怀中。两具赤裸裸的肉体缠得紧紧的,一
    丝空隙都不露。
    张啸天左手真气缓吐,轻轻在她经脉上往返揉搓。右手按在她「命门」穴上
    一敛心神,默运玄功,从掌心发出一股热流,缓缓度进她体内,替她治病。直到
    叶婉霓周身血脉爽通无阻,气色调润后张啸天方始收回功力,但他运功完毕双手
    不但没有离开,反而更加贪婪地抚摸着她如花的脸颊,圆润的香肩,凸耸的乳房
    挺翘的丰臀,迷人的小腹……
    叶婉霓在昏睡中情不自禁呻吟起来,双手勾抱着张啸天的脖子,几乎是本能
    地触到了他的嘴唇,两张嘴唇一经接触,便再也不分离地吸吮起来……这时候这
    一幅景象,乍看起来,十足是一对情难自禁的爱侣,在享受着最甜蜜的时光。
    女的如痴如醉,紧伏情郎怀抱,一任他热吻抚摸。男的正软玉温香抱满怀一
    个绝美的胴体,毫无保留地随他所欲……
    不知过了多久,叶婉霓突然感到一根巨大火烫的铁棒,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肉
    缝间,不断抽搐勃动,烫得下面十分舒服。她缓缓睁开眼眸一看,洞中已经大亮
    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己正和张啸天紧搂在一起,他脸露微笑,似乎春梦尤酣。
    她芳心一阵羞急,娇靥顿时涨得通红,举目一看,这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干
    燥的山洞中,光亮的洞口,晾满了衣物。叶婉霓定睛一看那些衣物,不由大吃一
    惊,险些撑臂挺身坐起来,因为那些衣物正是她的外衣和内衣亵裤。
    一看到自己的内衣亵裤,叶婉霓立时羞得无地自容,想到自己的胴体,可说
    没有一处不被张啸天尽收眼底,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既而一想,自己与他
    早已有着亲密的肉体关系,这羞意也就降减了不少。昨夜头脑一直昏昏沉沉,她
    已记不大清发生过的事情。
    她这一动,张啸天也就醒了。他满是歉意说道:「霓妹,昨夜寒冷,你生病
    不能受凉,我用体温给你取暖。事急从权,你别见怪。现在觉得怎样?」
    叶婉霓一听,知道他昨夜裸拥自己乃是为了给自己取暖,一阵蜜意袭上心头
    不由羞红着娇靥。她试一运气,丹田真气充盈,随道:「病已好了!」她深情凝
    视着张啸天,心知昨夜定是他运功替己治病,否则不会好得这么快。
    脉脉端详间,突然她发现张啸天的口鼻似有血流出,「你怎么啦?哪里受伤
    了?」她关切问道。
    「‘子夜蚀骨针’的毒性可能发作了。」张啸天叹了口气,说道,「看来那
    个蔡总管说的话是真的。」
    叶婉霓闻言,想起蔡总管说过的关于「子夜蚀骨针」的一番话,幽幽叹了口
    气,说道:「昨夜你为什么不……」话未说完,倏地想起「子夜蚀骨针」的解毒
    办法,顿时羞得粉面通红。
    「霓妹,你昨夜身子不好,我岂可伤害于你!」张啸天正色说道,「蔡总管
    那一席话,也未必可信。没有霓妹的点头,我若强暴于你便是禽兽不如!」
    「可是……」叶婉霓脉脉地凝视了张啸天一眼,这个男人为了不伤害自己
    欲火焚身的情况下,竟然强自忍耐了一夜,令人感动。「他这般体贴人,不趁人
    之危,怎么会是鲁大呢?……看来是我多疑了。」她眼望远方,若有所思,早先
    对他的疑窦已尽皆烟消云散。
    半晌,她「嗯」了一声,方自收回目光,低声道:「我口渴得很,麻烦你替
    我找点水好吗?」说话之时,她语音微微颤抖,生像是费了很大的力气似的。
    张啸天穿衣后关心地瞧了她一眼,方始转身出洞取水而去。在这荒山野郊泉
    水随处皆是,但盛水之物,却大费周章。张啸天直寻出数里之外,方在山旮旯处
    找到一只废弃的粗碗,他洗净后盛了一碗清水,兴高采烈奔回洞中。
    进到洞来,却见叶婉霓已穿好衣服,斜靠在洞壁上,玉首微仰,玉颊宛若朝
    霞,嘴角含笑,俏目中闪耀着奇异的光芒,正对他盈盈睇视……
    二人目光相接,张啸天心头「卜卜」乱跳,不由一阵颤抖,顿觉一股热气迅
    速地起自丹田,立即流遍全身……
    「张大哥,你说我美吗……」叶婉霓两道长长的睫毛缓缓一垂,柔声问道。
    「美!你是我平生见过最美的女人!」张啸天忙不迭由衷赞叹道。
    「张大哥,你对我是不是真心的?」
    「我对你这颗心唯天可表!」
    叶婉霓眨动了一下美目,道:「为什么你对我……」
    张啸天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霓妹,这也许是缘份,从第一眼见到你我
    就忘不了你。与你在魔窟相处的一个多月中,我的生命已经属于你!」
    「张大哥,我本应该现在就帮你解毒……可是,我放不下一件事……你不会
    怪我吧?……」张啸天的一番话,使叶婉霓很是感动,她轻声说道,「我不信剑
    南这么快就变坏了,这其中或许有阴谋。但有什么阴谋,我一时也说不上。我打
    算再探一次‘快活山庄’,若是他真的已自甘堕落,我就……」她脸泛桃红,声
    音越说越低,但张啸天已经听出了她的话外之音。
    「嘿嘿,这个尤物主动投怀送抱,费了我一番心血,终于如愿以偿了……」
    张啸天闻言大喜,暗忖道,「看来还应该演场戏,除去心腹大患……」
    「霓妹,你情深意重,我十分感动。但‘快活山庄’戒备森严,我们不如不
    要去了……」张啸天假惺惺说道,「或者我先探探路,这样可能好些……」他走
    近叶婉霓,握住了她的柔绵玉手。
    「那有劳张大哥了……」叶婉霓想把手抽回来,但她似已没有了抽出来的力
    气,柔荑任由张啸天握着,脉脉凝视着他。她却不知,正是她这一坚持回探「快
    活山庄」,而把丈夫送上了不归路。
    两人在山中打了一些野味,饱餐一顿后,稍作化装,午后便来到「快活山庄」
    附近。「霓妹,你先在这里躲着,我去探探路,很快就回来……」张啸天似
    乎很小心,他待叶婉霓隐蔽好后方才放心离开。
    约有一柱香时间,他回来了,但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张大哥,你怎么啦?
    叶婉霓见他神情不怿,奇怪问道。
    「呸!没想到钟剑南是这样的人!」张啸天狠狠道,「我潜进山庄后,一顿
    好找,后来才在山庄的后厢房找到了他……霓妹,我俩都瞎了眼,看错人了,没
    想到他一个堂堂大侠,却是衣冠禽兽!」
    「他怎么啦?」叶婉霓心急问道。
    「他……他竟然……我羞于启齿……山庄的人可能都出去搜寻我们了,戒备
    不是很严,……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要不我们先离开吧?……」张啸天说道。
    叶婉霓见张啸天欲言又止,知道钟剑南定然做出令人不齿的事来,但她心中
    依然将信将疑,决定一看究竟。于是,她不顾张啸天的阻挠,在他不情愿的引领
    下,小心翼翼来到了后厢房,还未近身,房中已传出了粗重的喘息声,还有肉体
    的撞击声,女人的怒骂声……
    叶婉霓强忍羞愤,近窗往里探看,只见房中一张牙床,一袭罗帐。罗帐遮不
    住春光外泄,一幕巫山云雨正在疯狂上演,淫声秽语,春色无边。
    钟剑南赤身裸体,如狼似虎,将一个雪白胴体压在胯下,狠命挺耸。女子被
    压,但仍玉足狠蹬,口中声声怒骂道:「钟剑南,你这个衣冠禽兽……还不放了
    我……我早晚要杀了你……」她拼命挣扎,不断哭泣,露出了梨花带雨的脸,正
    是早先被「天魔教」所俘的沈雪霜!
    钟剑南彷佛迷失在这肉欲享受中,他汗流浃背,不断变换各种姿势没命抽插
    着,脸上呈现出极度亢奋之状!叶婉霓站在窗外,映入眼帘的,是钟剑南臀后一
    块猩红的胎记,她对自己的丈夫再熟悉不过了,这是别人假不来的。看着这一幕
    她心痛如绞,眼泪忍不住汩汩而下,一个连自己好友的妻子也奸淫的人,已经不
    啻禽兽!阵阵的淫声浪语,使她心烦意乱,伤心欲绝,不能思考。
    「我们走吧,若给贼人发觉,那就糟糕了。」张啸天低声说道,他揽着叶婉
    霓摇摇欲坠的娇躯,带着浑浑噩噩的她跃过了护墙,疾行如电,向密林深处奔去。
    叶婉霓失神地靠在张啸天的肩膀上,闭着眼,任热泪滚滚烫烫,炽炽烈烈地
    流下来。她没想到自己的丈夫竟是人面兽心的畜生!张啸天抚着她的秀发,轻轻
    把她拥在怀中。他知道,不久之后,钟剑南就会在不断交合中脱阳而死。这一切
    都是他的精心设计,为消除叶婉霓的疑心,他给被俘的钟剑南服下烈性春药,又
    封住沈雪霜的功力,让两人合演了一出真正的春宫戏。叶婉霓已经成了他的俎上
    肉,他现在急着的是赶到事先安排好的地方畅快地享用她了。
    徽州一带,八山一水一分地。「霓妹,我们须走得远些,避开‘天魔教’这
    帮恶人。」张啸天搂着叶婉霓在山间飞腾纵跃,翻山越岭紧赶了一程,直至感到
    有些饥累,方始放缓脚步。忽见前方一条幽谷,在越走越高的地势之中,缓缓向
    下婉蜒而去。谷中生满苍松翠竹,景物十分秀美。
    张啸天精神一振,道:「霓妹,我们入谷看看能不能找些山果充饥。」话落,
    人已向那幽谷中走去。
    叶婉霓神志稍定,默默随在张啸天身 (精彩小说推荐:激情h小说   激情yy小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11 107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